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時間:2018-11-21 11:30:54編輯:文二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有哪些?楊遇春的結局如何?下文為你介紹清朝武舉人楊遇春的故事:

楊遇春生平簡介

楊遇春(?~1837),字時齋,四川崇慶(今屬重慶)人。乾隆四十四年(1779),楊遇春考中武舉。乾隆四十五年,入本省督標效用。從武以來,他是靠鎮壓人民起義而受到朝廷賞識的,可以說他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但同時,他在戍邊時盡力竭力,為國家的安定也做出了貢獻。死后追贈太子太傅,謚號“忠武”。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楊遇春的故事

一、鎮壓苗民 因功升官

乾隆四十九年(1784),甘肅石峰保回民舉兵反清,四川總督福康安率領軍隊前往鎮壓,楊遇春隨從前往,因軍功提升為龍安營把總。乾隆五十三年(1788),楊遇春又隨從福康安出師臺灣,攻打反清的林爽文部,敘功賞戴藍翎,升為茂州營千總。乾隆五十七年(1792),楊遇春又隨征廓爾喀,因軍功提升為四川城守右營守備。

乾隆五十九年(1794),福康安調任為云貴總督,楊遇春隨赴云南。乾隆六十年(1795)二月,貴州苗民起義反清,回民首領石柳鄧帶兵圍攻正大營、嗅腦營、松桃廳三城,湖南苗民起義軍首領石三保等圍攻永綏廳,與苗民起義軍首領吳半生一起抗清。

三月,楊遇春隨從福康安督兵到貴州鎮壓苗民起義,屢戰屢捷,很快解了正大營等處的包圍,并將起義軍的營寨盡行燒毀。捷報上奏,賞楊遇春花翎。不久,楊遇春又隨欽差都統額勒登保分兵奔赴湖南,增援永綏,包圍也被解除。四月,楊遇春帶兵攻克竹子山、蘭草坪的義軍營寨,福康安將其戰功上報,賜楊遇春“勁勇巴圖魯”名號,升為云南督標中營都司。不久,楊遇春因為在高多寨抓到苗民起義軍首領吳半生,被提升為四川松藩營游擊。

嘉慶元年(1796)二月,楊遇春升為四川普安營參將。十月,楊遇春因為攻打平隴起義軍大本營奮勇出力,不久,嘉慶下旨,提升為廣東羅定協副將。十一月,苗民起義軍領袖吳延義被擒,起義被徹底鎮壓。

二、轉戰川陜 屢受嘉獎

嘉慶五年(1800)三月,楊遇春被提升為甘州提督。在這之前,起義軍白號首領張添倫繞到黑河,嘉慶皇帝因為黑河與甘肅、陜西兩省接壤,可以直達秦嶺,就下詔命楊遇春從棧道西出,奔到起義軍之前,奮力攔擊。這時,楊遇春在成縣的嚴家壩打敗了張添倫,又在兩當的二郎壩再次將張添倫打敗。

不久,又在燕子嶺將張添倫擊敗。這三仗,清兵均斬殺了不少起義軍士兵。當時,楊開甲部起義軍正在攻打商雒,楊遇春從寬坪攻打他們,楊開甲等打算從龍駒寨轉移到河南。楊遇春又扼制龍駒寨,猛攻起義軍,起義軍向西轉移,沒有到河南。戰后論功行賞,授予楊遇春云騎尉世職,賞賜了若干財物。

五月,白號劉允恭、劉開玉集合起義軍占領了東安的大小中溪。楊遇春率兵進攻,輾轉兜截三十余里,斬殺擒抓了劉允恭、劉開玉等。楊遇春又在漢陰的手版巖擊敗了襄陽黃號伍金柱部,又在銅錢窖再次將其打敗,在陣上斬殺了起義軍首領龐洪勝,抓住了龐的兒子龐有兒以及頭領楊大燕等,共斬殺、俘虜起義軍五千多人。

六月,楊遇春帶兵在洋縣的茅坪追上了楊開甲,斬殺俘獲起義軍兩千多人,并在陣上殺死了楊開甲。朝廷多次給楊遇春獎賞,并下部優敘。當時,起義軍黃號伍金柱,藍號冉學勝、張世龍,白號張添倫、馬五等先后率部轉移到甘肅,然后聯合起來準備攻打陜西。楊遇春從陜西進入甘肅,出棧道直奔三岔山攻打起義軍。

在東岔河、東河橋與起義軍展開激戰,起義軍多次被打敗,不少士兵被斬殺俘虜,不能向東轉移。楊遇春又將藏在老林中的起義軍陸續進行搜捕,殺死了兩千多人。當時,又有白號起義軍陳杰部越過棧道,想要向東轉移到南山,楊遇春在陜西境中的大石板加以迎擊,抓住了陳杰,將其部下士兵全部殲滅。然后,楊遇春仍然回到三岔河堵截起義軍,不使起義軍進入陜西。起義軍夜里偷襲清兵大營,楊遇春有所防備,把起義軍打敗,而成都將軍富成等沒有防備,被起義軍殺死。

十月,起義軍白號馬五、黃號王廷詔等部聯合,占據了安康的銀珠壩。楊遇春率領騎兵和步兵分三路加以攻擊,并由銀珠壩追擊到吳家河沿,起義軍大潰。起義軍頭領徐二貓、張誠、詹如貴被殺,頭領柯如德被抓。余下的起義軍被逼到漢南。陜西省南山的起義軍被鎮壓下去。嘉慶皇帝予以嘉獎,賞賜給楊遇春裘服。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十二月,因為冉學勝部起義軍逼近武關,楊遇春又帶兵出子午谷,進入藍田一帶迎截,遏制起義軍向東轉移,并在喬家溝、冷水河,與起義軍接連激戰,連戰連勝。起義軍無法進入河南與楚地邊界。嘉慶皇帝對楊遇春加以獎賞。

嘉慶六年(1801)正月,楊遇春在石泉的兩河、石塔寺截擊冉學勝部,斬殺了冉學勝的兒子冉更枝、頭領冉大忘、張廷桂,斬殺起義軍士兵四百多人,活捉三百多人。嘉慶下旨給予嘉獎。此時,高三、馬五、王廷詔部起義軍經過清兵的多次逼迫截擊,轉移到五郎的藥壩。楊遇春正在追擊冉學勝部,在行軍途中,偵知消息,就乘夜掩擊藥壩的起義軍,俘虜、斬殺了不少起義軍士兵,抓住了元帥方世杰。

二月,楊遇春追擊高三、馬五后部的起義軍,截斷起義軍由陜西進入甘肅的道路。然后,楊遇春又赴舊州鋪、鋼廠,截擊起義軍的前部,殲殺擒抓了不少起義軍。不久,又追擊王廷詔追到川、陜邊界的鞍子溝,抓到了王廷詔。朝廷對此,都給予了楊遇春獎賞,并下部議敘。這一仗,楊遇春奮勇追擊起義軍,一晝夜飛馳四百多里,戰馬奔逃,不能止,楊遇春墜于馬下,受了重傷,但仍然拼命追擊起義軍,終于抓到了起義軍的首領。嘉慶皇帝特別予以嘉獎,并予以慰問。

四月,高三、馬五二部起義軍轉移到禪家巖。楊遇春料定起義軍必由寧羌向二郎壩轉移,于是急忙率兵直奔斜谷,先抵達了二郎壩,并分兵在龍洞溪設下埋伏。不久,起義軍果然趕到。清兵伏兵突起,起義軍措手不及,全部被殲。高三、馬五,以及馬五的兒子馬秉明、元帥朱泗林、總兵張世德等都被擒。捷報上奏,楊遇春晉封為騎都尉世職。

五月,楊遇春在紫陽的天池山擊敗了冉學勝,冉學勝率眾轉移到木蓮橋。楊遇春又率兵追擊。途中,聽說起義軍白號元帥張添倫等五部聯合起來,駐扎在洵陽的高唐嶺,就移師前往攻打,攻克了高唐嶺。六月,在孤家坡打敗了張添倫。張添倫轉移并與冉學勝會合。

楊遇春指揮清兵分兩路奮擊,抓住了張添倫,斬殺了無數的起義軍士兵。捷報上奏,皇上賜給楊遇春玉牒荷囊。隨后的幾個月,楊遇春轉戰四川,追擊起義軍,先后擒獲了藍號首領冉添泗、王士虎、魏中均等人,朝廷對楊遇春予以嘉獎。

嘉慶七年(1802)二月,嘉慶令額勒登保督同楊遇春鎮壓陜西境內的起義軍。清兵對茍文明部及各部的零散起義軍連續圍追堵截,每戰都有俘獲。六月,清兵在龔家灣俘獲了茍文明的妻子羅氏、兒子茍三皮子。七月,茍文明被清兵抓到。嘉慶下旨給予嘉獎,下部議敘。這個月,楊遇春調任為固原提督。

十二月,川、陜、楚的起義軍被鎮壓下去,清廷宣告大功告成。嘉慶皇帝下旨說:“楊遇春自隨征以來,在諸將領中勇猛和謀略都很顯著,殲滅、擒獲的叛逆及其首領,為數較多,特此加賞二等輕車都尉世職。”

嘉慶八年(1803)正月,楊遇春到觀音廟、天池寺、鐵廠溝等處追擊起義軍,都有所斬獲。七月,因為陜西境內太白山有零散的起義軍逃出,嘉慶命楊遇春迅速督率清兵竭盡全力搜捕,以期早日全部廓清。又命從箭桿山以東到安康、平利、二竹邊境一千多里的地方分段各設鎮將,均歸楊遇春統領督飭巡搜。九月,因為南山余下的起義軍又有行動,楊遇春未將起義軍數量據實揭報,奪去了楊遇春的花翎。

十月,楊遇春母喪,賞銀五百兩治理喪葬,仍暫且留在營中帶兵。不久,楊遇春上奏,建議說:因為陜西邊境東西二千多里,道里綿長,與四川省地界犬牙相錯,如果防守之兵只固守某一段落,那么巡察就難以周全。因此將防守之兵歸整,選擇適中扼要之地安設。抽調防守的士兵三千名作為剿兵,往來巡邏截剿。龍池場以西一帶,另備剿兵防賊西竄。對此,嘉慶皇帝下旨,嘉獎楊遇春籌辦得當。

嘉慶九年(1804)正月,嘉慶皇帝命將陜西南山隘口及江防專門交給楊遇春都御。三月,因為楊遇春在馬溪、客僧河一帶殲斃了起義軍首領茍文華等功,賞還給他花翎。七月,楊遇春在鳳凰坡搜捕零散的起義軍,擒抓斬殺了羅思蘭等多人,其余的起義軍進入南山,三五成群,時而又聚集在一起。楊遇春帶兵窮搜深山老林,蹤跡遍于山林,又將起義軍首領茍文潤及各號起義軍的頭領以次擒斬,成伙成幫的起義軍全部被消滅。九月,三省全功告成,嘉慶皇帝給予優敘。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道光五年(1825)十月,命楊遇春署理陜甘總督。

道光六年(1826)正月,歸化城札薩史喇嘛請求到甘肅大通一帶購買木材,理藩院已議定同意,但楊遇春認為采辦木材對于老百姓生活以及邊防都有妨礙,上奏請求停止。道光同意了。六月,楊遇春回疆。反清者的后裔張格爾進入邊卡鬧事,喀什噶爾辦事大臣巴彥巴圖等被殺死。楊遇春得知消息,傳檄烏魯木齊提督達凌阿、巴里坤、總兵官多隆武帶兵前往援助,并且上奏請求親自率領將士馳往剿辦。道光皇帝下詔,授楊遇春欽差大臣關防,率領諸軍進討。

不久,又命授伊犁將軍長齡為揚威將軍總統軍務。楊遇春及山東巡撫武隆阿為參贊大臣。十月,楊遇春馳達阿克蘇時,喀什噶爾、和闐、英吉沙爾、葉爾羌已相繼失守,敵人的氣勢已經逼近阿克蘇。達凌阿守在托什罕河將其戰敗。張格爾又派頭領聚集了幾千人占了柯爾坪回莊,阻擋清兵前進的道路。清兵分兩路抄截,追趕到大郝紫爾卡倫,將其全部殲滅。捷報上奏,道光皇帝給予嘉獎。十一月,道光皇帝惦念邊外寒冷,特賜給楊遇春裘服。

道光七年(1827)二月,清兵屯駐在大河拐,敵兵五萬多人屯駐在洋阿爾巴特抵抗清兵。敵兵先派兵夜襲清兵大營,清軍有所防備,將敵兵擊退。第二天,楊遇春馳至洋阿爾巴特,將清兵分作三路猛攻敵兵,敵兵大敗,清兵將其掩殺得所剩無幾。張格爾又集聚十萬多人,占據沙布都爾莊,清軍奮勇攻打,將敵兵逼到渾水河,又予以沉重打擊,斬殺了敵兵的頭領色提巴爾、第素丕卡克、占巴克。正在酣戰,西北樹林中突然有敵兵沖出來援助。

楊遇春馬上分兵加以迎擊,斬殺了無數敵兵,其余的敵兵逃到阿瓦巴特回莊,又聚集十余萬人員負隅抵抗。清兵分出馬隊偷偷地繞到敵兵的后邊,而派大兵進攻敵兵的正面,三面夾擊,敵兵不能支持,清兵又奮勇掩擊斬殺、俘獲了兩萬多人,殲滅了敵兵,直追到洋達瑪河,將沿河一帶回莊中藏匿的敵兵搜捕干凈。道光皇帝給以嘉獎,特晉升楊遇春太子太保銜。

三月,楊遇春帶兵進攻喀什噶爾,很快攻克。長齡駐扎喀城辦理善后事宜,武隆阿因病也留駐在喀城,楊遇春于是督兵進攻。四月,接連攻克了英吉沙爾、葉爾羌。楊遇春駐扎在葉爾羌撫綏回民。另外派遣固原提督楊芳收復和闐。不久,楊遇春偵察到張格爾從拉克沙逃跑到達瓦爾斯,于是從英吉沙爾與楊芳分路出卡,窮追了很久,最終仍未得到張格爾的蹤跡。七月,楊遇春整頓軍隊而回。楊芳追到塔爾克大坂,與敵交戰,斬殺了敵兵千余人,而清兵也有不少傷亡。戰報上奏,楊遇春與長齡都下部議處,部議褫職,道光皇帝命從寬留任。

道光八年(1828)正月,楊遇春進京覲見皇帝,適值活捉張格爾的捷報上奏,道光命開復楊遇春任內的一切處分,實授陜甘總督,賞用紫韁,并下旨讓楊遇春回任所。五月,楊遇春押解張格爾進京,因為這事件辦得很妥帖,下部議敘。六月,道光命將楊遇春的畫像放在紫光閣,并親自作贊加以稱揚。

道光九年(1829)九月,楊遇春上疏,請求改涼州協副將、莊浪營游擊二缺,作為題缺。下部議行。十二月,楊遇春七十歲生日,道光皇帝御書綏邊錫祜匾額對聯,以及福壽字,并壽佛、如意、服物等賜之。又賞賜給楊遇春妻子田氏衣物。

道光十年(1830)二月,楊遇春上奏說:“口外梨貢,向來由陜甘總督衙門差派弁兵赴吐魯番采買,雖經嚴令限期,飭令照額采買,誠恐道遠,稽查難周,其承辦伯克輾轉假手,亦難免借端滋擾,請停免以示體恤。”道光皇帝聽從了他的建議。

五月,楊遇春又上奏說:“涼州、莊浪二滿營兵缺有限,閑散眾多,請借款生息,增設余兵,藉資調劑。”部議命楊遇春在涼州、莊浪二處綠營額兵內酌量均勻,挑補二成,以資調劑。六月,楊遇春又上奏說:“古城孳生馬廠,倒閉過多,請敕烏魯木齊都統確切查辦,以歸核實。”道光皇帝同意了。

楊遇春生平簡介楊遇春的故事楊遇春的結局如何?

八月,喀什噶爾回民安集延,帶人進入哨卡鬧事、聲勢不小,楊遇春認為伊犁、烏魯木齊及喀喇沙爾所轄之土爾扈特、霍碩特等處,距離喀城較近,就飛檄調兵前往增援,并傳檄甘州提督胡超挑帶官兵先行出口迎探,相機加以剿辦。并上奏請求朝廷傳檄調固原提標,河州、肅州、西安、漢中各鎮標官及西安滿營馬隊出關進擊。

道光皇帝同意按楊遇春的請求辦理。當時,楊遇春已經親自帶領標兵馳奔肅州,道光皇帝頒發給楊遇春欽差大臣關防,命楊遇春駐扎肅州,妥善辦理后路各種事務,不必親自出關。并且仍然授命長齡為揚威將軍,以都統哈郎阿、固原拉督參贊軍務。

九月,楊遇春到達肅州,上奏說:“分派司道大員會同營員照料滿漢官兵過境并請由山西、陜西添雇駱駝以備軍需。”又上奏說:“自哈密以西至阿克蘇,計四十站,應支馬匹料草,派員前往喀喇沙爾庫車等城購辦。”

道光十一年(1831)正月,因為清兵迎戰獲捷,就將還未到達口外的東三省兵及四川兵結合沿途駐扎,等候撤回。又將口外各城兵員酌量裁減,并撤肅州軍需局歸并蘭州,以節減浮費。道光皇帝對楊遇春的這些舉措十分滿意,并下旨讓他回到任所。四月,楊遇春偕同西寧辦事大臣恒敬上奏籌添察漢托洛亥蒙古兵數分布各卡,隨同官兵防堵操練。道光下旨照辦。

道光十二年(1832)三月,楊遇春遵旨議汰冗員,裁減甘肅、安西、直隸州州辦一員,狄道、固原、寧州三州,隴西、安定、中衛三縣訓導各一員。八月,楊遇春又奏請酌量裁減陜安、鹿州州同一員,蒲城縣巡檢一員,寧羌州黃壩、褒城縣馬道驛丞一員,延安府、沔縣訓導各一員。此后,楊遇春又奏請裁減陜甘兩省馬步守兵及戰馬,為朝廷節省了許多糧餉干料。

道光十四年(1834)十二月,皋蘭縣的鄭曼年等人聚眾鬧事,焚燒了署衙,燒傷了官員。但不久,就被清兵捕獲,繩之以法。楊遇春因為未能先行防范,自己請求處分。部議按條例處分。

道光十五年(1835)正月,楊遇春因病請求開缺,道光皇帝因為楊遇春年近八旬,舊病復發,誠懇地請求開缺調治,合情合理,如果硬是不答應,心中實在不忍,就下旨準許他開缺,緩程來京陛謁見。五月,楊遇春入朝覲見。道光命晉封楊遇春為一等侯爵,在籍支食全俸,并以御制紫光閣畫像贊一軸及人參、衣服、珍貴物品賞賜給他。

道光十七年(1837)二月,楊遇春死在家中。

楊遇春自青年時起即從戎,大小數百戰,都沖鋒陷陣,冒矢石彈雨,有時冠翎皆碎,有時袍褲被撕破了,卻未曾受過一點傷,道光皇帝曾感慨他是一員福將。

楊遇春死后,加恩晉贈太子太傅銜,按照尚書的例子給予撫恤,入祀賢良祠,謚號“忠武”。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