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微信公眾號:lishi1840

最早的日本指的并不是日本

時間:2020-02-28 19:34:30編輯:鶴行長川

在中國古代的歷史上,有一個詞是十分流行的,名為宗藩。

實際上,這可以說是由古代中國建立的一個國際秩序。作為藩屬國,能夠擁有自己的主權和君主,但同時也要向宗主國進貢,并且國家的國君還要經過宗主王朝的冊封才能夠被認可。

古代中國便因為其實力強大而成為了東亞、東南亞許多國家的宗主國,諸如如緬甸、越南、朝鮮等國,便都曾是中國的藩屬國之一。

在漢初之時,日本也同樣是我國的藩屬國之一,在明清兩朝的國書中他們將自己稱為“臣”。但因其遠離中原,導致王朝無法無暇顧及,最終使得日本崛起強大,甚至還侵略了中國。

可能是出于民族自尊心,日本人卻從沒有承認過自己曾是我國的藩屬國一事,還多次質疑了中國史書所記載的內容。但事實便是事實,無論如何都是無法更改和磨滅的。在在一位唐朝將領的墓志上,也將日本的“真面目”揭開了。

原來,日本竟然連做藩屬國的資格都沒有,不過是“三流國家”。這又是如何一回事呢?

在西安出土了一個唐朝將軍的墓志銘。在這個墓志銘上,便記載了這位將一生的重要經歷。此人便是唐朝故右威衛將軍上柱國——禰軍。

據墓志銘所載,禰軍原來是中原人士,后五胡亂華之時,禰氏全族逃到了朝鮮半島,并且成為了百濟國的大臣,定居了下來。在禰軍出生之后,因為父輩對其中華文化的教育,他有著極深的中華情結。

唐高宗時期,蘇定方出兵百濟國。禰軍則是趁機發動政變,并且俘虜了義慈王,此后便投降了唐朝。

唐朝對禰軍亦是十分看重,先是任命他為將軍,并且讓他繼續駐守朝鮮半島,以便出使倭國。因而,在禰軍的墓志銘中,有著中日韓三國的很多記載。

其中還有一段記載大致如下:在蘇定方征討百濟的期間,日本曾派兵救援,但是卻被戰神蘇定方打得全軍覆沒,后來日本天皇還被廢除帝號,并且向唐朝稱臣。

這段記載無疑是讓日本考古專家,聲稱日本從未做過中原王朝的藩屬國的聲明變得十分蒼白。

事實上,在《后漢書·東夷列傳》也有相關記載:"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國奉貢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光武賜以印綬。東漢初年,日本國王遣使入漢都洛陽進貢,愿為漢臣藩。求漢皇賜名,漢以其人矮,遂賜"倭國"。其王又求漢皇賜封,光武帝又賜其為"倭奴王"。當時,日本想借著臣屬于漢王朝樹立自己權位和王位。因此舉國大喜,并受賜漢倭奴國王印。”

此外,還有一說,在禰軍的墓志銘中出現的“日本”一稱并非是如今的日本。

其墓志銘上所載有“于時日本余噍,據扶桑以逋誅”,這也是目前為止,在相關史料中第一次出現的“日本”國名。

此意:百濟國(韓國)的遺民逃到了扶桑(日本)來躲避懲罰。顯而易見,最早叫“日本”的只是朝鮮半島上的百濟。

在高句麗與百濟相繼被滅之后,許多朝鮮人逃往了日本避難,為了能夠區分,唐朝便將這些朝鮮遺民所生活的地方稱為“日本”。

再者,在禰軍出使日本的五年后,唐朝給日本的國書中,依然寫的是“大唐皇帝敬問倭王書”。可見,此時的唐朝依然稱呼日本為倭國。

而早在隋朝時,倭王多利思比孤對隋煬帝的信函乃是寫的——“日出處天子致日沒處天子”,還曾用過“東天皇敬白西皇帝”的開頭語。

因此,后人始終以“日本”國名為自己最先叫的觀念是錯誤的。而這正是因為其從小被教育“天皇”與中國皇帝有著同等地位,更無任何依附關系是有關的。

禰軍墓志的發現無疑是證實了,日本的歷史并非如他們所說一般。

由此可見,歷史是真實存在的,并不是誰想要抹去就能夠抹去的。捏造和否認歷史都是不可取的行為,只有正視自己的過去,才能夠無愧于自己或是任何人。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